老扒系列40部分阅读

巴达维亚,作为一座具备数百年发展历史的城市,这里几乎见证了南洋土著人民同西方侵略者的风风雨雨,甚至可以说光是从它的名字上的变化,就能体现出这种风云变幻。

在最早的时候,巴达维亚还不叫这个名字,而是叫做巽他格拉巴,其中含义便是指‘椰林密布之地’,长期以来都是输出胡椒和香料的著名海港,受到当时贸易者们的青睐,当然也使得它落入到了葡萄牙人的手里。

后来到了十六世纪的时候,***首领领导印尼人民打败了葡萄牙殖民者的舰队,收复了巽达加拉巴,把这里改名为雅加尔达,意思为‘光荣的堡垒’,而当时的华人称它为‘椰城’。

等到七十年之后,荷兰东印度公司再一次占领了印度尼西亚,并且将雅加尔达再次改名为‘巴达维亚’,从此巴达维亚便成为了荷兰东印度公司的总部所在,贸易遍及亚、欧、非三大陆,还长期在此举办交易会。

当然,在巴达维亚同样不缺乏汉人,他们大部分都是从中原逃过去的百姓,在巴达维亚成功生存了下来,并且受到了荷兰东印度公司的重视,成为了打压当地印尼土著的一大筹码,像不少的华人都被荷兰人任命为甲必丹。

所谓的甲必丹,便是指葡萄牙及荷兰在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的殖民地所推行的侨领制度,原本意思是指首领,即利用在印尼上经商、谋生或定居的华侨领袖,让他们帮助殖民地政府处理当地的民政事物,重点就是控制当地酋邦势力。

像刘如龙便是在巴达维亚生存了几十年的甲必丹,他出身于巴达维亚华侨大族刘家,擅长说一口荷兰语,再加上家族在南洋经营的层层关系,使得他年纪轻轻就受到了荷兰人的看重,成为了巴达维亚有数的华侨首领。

靠着荷兰人的撑腰,整个刘家势头都在蒸蒸日上,他们靠着甲必丹的特权,四处欺行霸市,除了不敢惹西洋人之外,对于巴达维亚的酋邦和华人都十分苛刻,以至于巴城的华人都对刘家恨之入骨,可是刘家却丝毫都不在意。

用刘如龙的话来讲,只要能够保持他们刘家的富贵,当荷兰人的狗又如何?

可是随着宁楚的崛起,南洋的局势也在发生着飞速的变化,汉人的势力逐渐深入到了南洋,大量挂着宁楚旗帜的商船也在南洋穿梭,其中所出现的利益上的冲突也不少,因此原本在整个南洋生存的汉人们,都开始思考起一个关键的问题,自己到底还是不是华夏人?

正所谓夷狄而华夏者,则华夏之;华夏而夷狄者,则夷狄之。

对于南洋华人而言,他们虽然在南洋的日子过得比内地好上许多,可是在身份认同问题上却一直都比较痛苦,因为他们虽然自己认为自己是华夏人,可是毕竟生活在异域他乡,却经常受到一些歧视。

活力清纯少女夏日西瓜相伴好清凉美照

特别是对于在南洋的荷兰人而言,华人虽然能够对他们的统治起到帮助,可是终究只是把华人当成下等人,从本质上不比眼下的酋邦地位高,而且荷兰人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还经常去故意挑动当地酋邦和华人的矛盾冲突。

刘如龙不在乎这个,可不代表其他的华人不在乎这个,他们终究还是希望有一天能够堂堂正正回到华夏,也希望能够真正成为华夏的子民,因此这些人对于宁楚的到来,往往都是持以欢迎的态度。

只不过刘如龙最近也有些慌了,因为宁楚崛起的消息并不是秘密,再加上前段时间荷兰人跟台湾义军冲突的消息,使得不少华人都私下传小道消息,认为复汉军要打到巴达维亚来,这让像刘如龙这样的甲必丹都有些惊慌。

刘如龙可不认为当复汉军到来后,他能够有什么好果子吃。毕竟他对华人做的那些事情,都足够他死上十次都不止了。

当然,刘如龙也有自己的底牌,那就是现任巴达维亚总督维佐斯,自从维佐斯上任以来,刘家便将大量的银子送进了总督府中,在听说维佐斯喜爱华夏瓷器后,甚至还专门派人到广州去搜罗了大量的精品瓷器,送给了维佐斯。

“老爷,维大人刚刚派人来了,说要您去一趟总督府。”

就在刘如龙心中忧虑之际,下人的一个消息却是将他吓一跳,总督维佐斯平时很少召集众人,因此这个时候有事情相召,自然是有大事发生,因此刘如龙心里多多少少有些忐忑,他连忙叫人准备好了礼物,然后跟着他一路往总督府而去。

不一会,下人便准备好了各色礼物好几担,其中光是瓷器就有好几对,再加上三千两白银,一行人就这么挑着担子,往总督府方向而去。

在巴达维亚城里,像这么光明正大送礼的,其目的地自然只有总督府。毕竟整个巴城里的百姓都知道,只要是给他送礼,总督维佐斯几乎可以说是来者不拒,当然想要指望总督办事,那就要看送礼送得够不够多了。

等到刘如龙走进了总督府中以后,却发现巴达维亚其他几个华侨首领也来到此地,他们的头上也都有一个甲必丹的头衔,也都是总督维佐斯亲信,大家伙聚集在这里,很明显也是得到了总督维佐斯的命令。

只是过了好一会,维佐斯始终都没有出现,只有他的副官雅各布出现了一次,然后简单丢下了一句等着的命令,随后又消失不见了。

众人在总督府等得口干舌燥,原本还能聊会天,可是到后面也没了兴致,只能枯坐在大厅中等候,面上却没有半分的不敬,毕竟大家伙都知道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道理,在这里发脾气可没有人迁就。

一直等到灯火通明之际,总督维佐斯才急匆匆地从门外走过来,他的脸上带着些许潮红,额头上都是汗水,整个人似乎刚刚忙碌了许久。

见到维佐斯出现,众多华侨首领们连忙迎上来,一个个脸上带着十分谄媚,“总督大人,小人们都已经到了,不知有什么吩咐?”

维佐斯抬眼望向了众人,脸上浮现出一丝傲慢,随后才开口道:“这一次来,主要是有一个坏消息和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们。”

“小人洗耳恭听。”刘如龙连忙凑了过来,而其他人也都纷纷如此表态,热情地恨不得去亲吻维佐斯那张肥脸。

维佐斯清了清嗓子,使得声音显得不那么低沉,“先说说坏消息,根据从广东那边传来的消息,宁楚海军已经从上海转移到了广州,虽然还不知道他们下一步的动作,可是威胁却已经很明显了。”

“什么……宁楚要来了?”

众人顿时心里一惊,他们虽然已经预料到宁楚要将势力触及到南洋,可是没想到会那么快,要知道过去宁楚的海军可是长期在北方活动,还基本没有长期驻扎在广州的例子……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几乎人人心中已经想起了这句话。

维佐斯在说完话后一直在冷眼旁观,他要好好看看这些华人的表现,因此也并没有继续开口,只是看着这几人的神色不住变幻。

刘如龙刚一抬头,便正好看到维佐斯冷淡的目光,当下心中一惊,却是顾不得许多,站出来大声道:“回禀总督大人,宁楚只不过是刚刚兴起之国,其海军势力自然弱小无比,岂能跟总督大人相提并论,这实在算不得什么坏消息。”

维佐斯顿时哈哈大笑,用手拍了拍刘如龙的肩膀,道:“刘,你说得对,这就是我后面要说得另一个好消息,那就是欧洲方向已经给我们派遣了一整支舰队,当然这支舰队本来是用来进行轮换的,可是此时却来得恰到好处,等到他们到了,即便是所谓的宁楚海军,也只有失败的命运。”

听到维佐斯说出这番话,却是让众人大吃一惊,他们可是知道像这种轮换可是每五年一次,今年为何却是提前了?当然这个原因众人是不可能知道了,而维佐斯也不会给大家进行解释。

实际上,在之前的荷兰东印度公司眼里,巴达维亚尽管一直是荷兰在亚洲的重要贸易城市,可是由于欧洲局势的影响,已经迫使他们不得不减少对亚洲的投入,因此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荷兰东印度公司在南洋的实力并没有很大的增长。

可是如今随着宁楚的崛起,很多东西也就发生了变化,特别是中西方贸易额度的加大,反倒促使荷兰东印度公司越发重视南洋的地利环境,他们希望能够让巴达维亚和马六甲具备更强的发展潜力。

当然,随着荷兰人对巴达维亚的重视再此升级,使得荷兰在巴达维亚的军事力量得到上升,也让荷兰人在巴达维亚近几年的军费支出大增,这些军费开支自然都要本地人来承担,而其中相当一部分都落在了这些华侨身上了。

因为大家都知道,巴达维亚真正的有钱人还是要数华人,脾气也很好,根本不会反抗,而那些酋邦不光没有钱,而且一个个还凶得要死,根本不好压榨。

果不其然,维佐斯总督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他望着面前的甲必丹们,笑道:“你们都是帝国的朋友,也应该明白眼下的一切绝不是免费的,要知道无论在什么地方,安全永远都是最为宝贵的东西,那么你们愿意为安全付出多少钱呢?”

众人顿时心里一沉,大家伙彼此纷纷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里的为难之色,倒不是说他们不愿意出这个钱,实际上不管多少钱,咬咬牙也就过去了,毕竟之前给维佐斯总督个人送的钱也不少了。

可是眼下却不一样,这些身在南洋的游子们,说起来是游子,可是哪个在华夏没有几条根根蔓蔓?甚至有不少人,都是直接跟宁楚官方有联系的,像影子也好,军情处也好,相关的合作也不是没有过。

正因为如此,他们便不能随便给这笔钱,因为这笔钱名义上可是给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军费,其性质是非常恶劣的,也就代表着谁给了钱,将来也就别想着再两面讨好了!

华侨代表之一的李家家主李光烈走出一步,轻轻叹了一口气,试探道:“总督大人,安全自然是无价的,若是为了帝国的大业,咱们多出点没关系,可是今年确实没做什么生意,去年还亏损了一大笔,这家里实在是没有银子了…….”

众人听到李光烈带头,连忙纷纷走上前去,也开始哭起了穷,唯独只有刘如龙一人,一直冷笑着望着诸人——你们还真把荷兰人当成傻子了?

维佐斯总督脸色顿时一变,他也不再客气,直接朝着身旁的卫兵们招呼道:“把这个该死的黄皮猴子给我抓起来,吊在城门上三天,对了,还要把他的全家人都给我抓起来,把他的财产都收到总督府来!”

一番晴天霹雳下来,却是将李光烈给震慑住了,他连忙跪在了地上,开始讨饶,只是卫兵们又怎么会听他的话?当下便将他按在了地上,然后用绳子绑住了手脚,还用一块布将嘴巴塞了起来,活活像头要被宰杀的肥猪。

见到这一幕,其他的华侨领袖们再也不敢多嘴了,他们用祈求地目光望着刘如龙,指望他能够说几句好话,不管怎么样,那李光烈也是华人不是,当年也是跟着大家伙一起打天下的老兄弟。

刘如龙却装作没看到一样,径自撇过头去,却是根本不为李光烈多说一句话,而是一个劲地巴结讨好维佐斯总督。

“总督大人说得对,咱们怎么能为了一些钱,而放弃全家人的安全呢?小人刘如龙愿意出白银三万两,在三天内全部筹措过来,交给总督大人!”

维佐斯顿时放声大笑,朝着刘如龙竖起了大拇指,“刘,你是帝国真正的朋友,将来等到帝国彻底击败这里的土著以后,你也会大大发上一笔财的!”

随后,维佐斯便满含深意地望着其他人,“帝国对敌人自然是丝毫不留情面,可是对于朋友也会大加关照,希望你们能够成为帝国的朋友!”

老扒系列40部分阅读已关闭评论